公募一哥:真正的价值投资是挣公司成长的钱

归根到底,价值投资是对价值观的理解,司马迁在《史记》中写了句很有名的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写出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在利益上的观念。但是古人又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需要去思考怎么去理解这个“利”和“道”。
“一哥”眼中的价值投资
公募基金是一个为民理财的行业,古代的时候管子就说“衣食足而知荣辱”、 《吴越春秋》中说“国富则民强”。公募基金为老百姓理财,身上责任非常大,尤其是公募基金,在市场上博弈氛围越来越浓重的环境下,更应弘扬价值投资的理念,也有必要分享一下我们对价值投资的理解。
归根到底,价值投资是对价值观的理解,司马迁在《史记》中写了句很有名的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写出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在利益上的观念。但是古人又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需要去思考怎么去理解这个“利”和“道”。
从价值投资的角度看,对于上市公司,他们就是去创造社会价值,让公司的利润增长,公司的市值自然也就增长了,自然不需要担心股价不会涨,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你能不能创造社会价值;对于公募基金经理,我们创造社会价值也很简单:第一是要为基民挣钱,这是根本,公募基金行业有很多诟病,不管牛熊旱涝保收,但我们公司发的很多产品都是承诺不挣钱不收管理费的,基金经理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为基民挣钱,不挣钱说别的都没意义。第二是不仅为基民挣钱,最好还要有一定的规模为公司和股东挣钱,才能让公司长远的存活下去。除了上述两点,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公募基金经理应该扛起价值投资的大旗,参与到创造社会价值上来。
说到价值投资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现在市场上做短期博弈的人很多,大家怎么理解股票赚钱的方式?从我的理解上讲,价值投资有一个很大的误解——有的人认为买低估值的就是价值投资,买高估值的就是投机,甚至很多人认为买食品饮料、买医药股这些稳定增长的就是价值投资,去买高科技公司就是在炒作。其实,我认为是不是价值投资与你买低估值、高估值,买什么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正的价值投资与投机的区别在于出发点是想挣博弈的钱还是想去挣公司成长的钱。
博弈的钱就很简单了,买个股票两个涨停板,更傻的人愿意花钱买,我就卖了,赚取的是差价,所有的股票在眼里就一个筹码,这种行为是当前市场上绝大多数人做的事情,天天在股市里挣博弈挣差价,老想挣别人口袋里的钱。如果市场上所有人都是以这种生态存活的话,资本市场这个生态是无法持续下去的。
都想挣别人口袋里的钱,迟早有一天市场上的钱会被一少部分极聪明的交易高手赚走,因为你出发点是博弈,有人比你傻,最后一定会一群最聪明的人把钱都挣走。如果按照这样一种理念、价值观做投资势必不会长久的。
第二种挣钱的方式就是我们所理解的价值投资,就是我们与上市公司一起成长,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企业的利润增长十倍、市值增长十倍,在这个增长的过程中上市公司创造了很大的社会价值,基金经理拿基民的钱投进去跟着他们一起创造社会价值,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在市场上赚钱可能是投资最重要的目的,公募基金说到底也是一个结果导向的行业,大家对收益率看的非常重,尤其是公募基金每天都参与排名公布净值,挣钱的压力非常大。
其实,多年之后回过头再想想,除了挣钱外我们还有更重要的存在意义,利用价值投资的理念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能够让你有成功和喜悦感的不是过去几年挣了多少钱、资产翻了多少倍,而是过去几年见证了多少伟大公司的成长历程,看着他们从小公司成长为伟大的公司,这种经历带给基金经理的成就感要远远超过简单的数字增长带来的成就感,这就是我对价值投资理念的理解。
未来一世纪或是中国世纪
做价值投资也需要相应的条件和背景,全世界最牛的价值投资大师巴菲特,他的成功有两个很重要的条件:一是他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价值投资理念支撑着所有的行为;第二是所谓的“时势造英雄”。巴菲特出生的时候是1930年,1930年之后全世界经济大萧条,全球股市在后面二、三十年没有任何机会,如果巴菲特早出生二十年,在他开始事业的时候遇到一个二三十年的大熊市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成就,“时势”是非常好的,他三十岁的时候美国经济起来,走了差不多五十年的大牛市,才创造了几十万倍收益的神话。
过去一个世纪大家都说是美国的世纪,那未来一个世纪会不会是中国的世纪呢?最近看一位老先生南怀瑾的书,南怀瑾是我国国学的一代宗师,他从小遍读《四书》《五经》,对中国的古代文化非常了解,而且他个人人生经历丰富,先当过兵,教过书,在台湾待过,在美国待过,最后回到中国,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他做出一个伟大的预言:中国从1987年开始要有两百年的大国运。这个是他根据自己对中国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理解做出了这个推测,我们可以看到,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过去的三十年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确实非常快,这三十年间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去年股灾以来,市场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看空中国的声音,我跟大家分享下自己看到的正面的情况。
因为我是中国新兴经济坚定的死多头!所以我更多偏好投资新兴产业。
虽然现在我国经济出现了很多问题,但三十年改革开放最大的成就是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而且现在中国有一亿消费能力极强的中产阶级开始崛起,代表我国以后的经济韧性会非常的强。到现在为止,中国一个国家有十亿的移动互联网用户,这个数字比欧美、日本发达国家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中国仍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
第二,有的经济学家说中国的人口红利过了,所谓的人口红利过了基本上是以低端的制造业出口业为主制造的这些红利,以前代工厂出口、“made in China”之类的。 而过去十年间同样可以看到中国培养了世界上最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这对于中国经济未来的转型创新成功非常重要,我们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比欧美发达国家加起来还要多。因此我的观点是,虽然我国低端制造业人口红利已经过了,但我们的工程师红利已经到来。随着我国各项制度的完善,之前很多优秀的人才,包括生物科技等领域流失到美国的人才,现在纷纷开始回国创业了。从这一点来讲,未来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积累了这样的财富,有这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国人很勤劳又聪明,而且从最近三年自下而上对新兴行业上市公司的调研来看,我国新兴行业大多是在生机勃勃向上发展。
看的再远一点,很多问题、风险都是可以通过时间和发展来解决的,只要政府能够托住传统经济不崩盘,给新经济、新兴产业时间发展,以他们的发展速度应该很快就能占据非常大的比重。
从这一点来讲,我们国家未来几十年的国运不会比上个世纪美国的国运差,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公募基金应引导价值投资潮流
股市方面,现在很多人说股市博弈氛围太浓了,基本都是赌徒,以散户频繁交易为代表。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有人问佛祖,你老说十方净土,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净土,佛祖就跟这个人说,“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随成就众生净,则佛土净。”用到股市上来讲,如果把A股当做一个赌场那就是赌场,如果把A股当成是价值投资的温床那就是价值投资的温床。
过去二十年,资本市场上出现了无数长线的、以价值投资能够获得很高回报的股票,比如苏宁、万科、茅台,这样的公司还在层出不穷的出现,只要看你自己的价值观是怎样的,如果天天去博弈那就只能去赌了,如果踏踏实实做价值投资也能获得很好的回报。
我们从三年前开始一直秉持着“价值投资”的理念进行我们的投资,而且以我们的行为向这个市场上证明价值投资这条路是可以走得通的,因为我们过去三年的业绩非常好,近三年复合80%以上的收益,扣除市场性β带来的影响,我们的基金也是唯一一只能够跑赢创业板指数的基金。所以,公募基金应当引导价值投资的潮流,除了为投资者挣钱之外,还要有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意识。
今年应降低收益预期看好“文体教卫”
过去三年我们的业绩表现非常好,对新兴行业而言,过去三年是非常大的牛市,但过去三年的高收益长期看是绝对不可持续的,2016年投资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要降低预期收益率,不要再期望买一个股票很快能涨好几倍,即便是做价值投资,除了第一点要对经济、对股市有信心之外,第二是要有耐心,巴菲特的成功是用五十多年的时间证明的,现在我们的股市总共才二十多年的时间,上市公司发展再好,业绩兑现也需要一个季度、一个季度去验证,整个投资的重心要慢下来,降低收益预期。
从投资的具体方向来讲,这几年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如果以2012年底为界的话,国家经济、资本市场基本都是围绕“衣食住行”来做,在那个十年,跟“衣食住行”相关的公司和股票发展都非常好,但是从过去三年包括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感觉到,实体经济、资本市场开始从“衣食住行”方向转向了“文体教卫”,我们也是充分抓住了这个方向,资产配置上基本都是“文体教卫”,行业上比较看好科技、军工、生物、环保行业。我们整体的策略还是自下而上的,希望通过时间换空间的方式获得很好的回报。其实价值投资说简单也非常简单,就是把钱交给这些你认为能成为伟大企业的企业家,然后跟着他们慢慢成长,让时间来验证一切。
(中国基金报)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5-23 13:10:24